<li id="wvb7d"><acronym id="wvb7d"></acronym></li>

<rp id="wvb7d"></rp><rp id="wvb7d"><ruby id="wvb7d"><input id="wvb7d"></input></ruby></rp>
  • <span id="wvb7d"><p id="wvb7d"><tt id="wvb7d"></tt></p></span>
  •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博物館

    夏朝 依然很神秘

    時間:2023-05-08 15:03:26  來源: 亞洲考古  作者:大象出版社   瀏覽: 分享:

     夏朝 依然很神秘

    夏王朝是中國歷史文獻記載的第一個王朝,關乎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和文化認同。

     

    在中國古代,“夏”在整體上并不是一個問題。但是,近百年來,它卻逐漸成為人們關注和熱議的對象,引發了一波又一波的學術大討論。

     

    這一現象的出現,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欲究根溯源,則需要把目光聚焦到 20 世紀上半葉的中國。

     

    那么,建立包括夏史在內的新古史,就成為當時學界迫切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

     

    考古學傳入中國,成為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手段。

     

     夏朝 依然很神秘

     

     

    一本關于夏王朝的公眾讀本的誕生

     

    書稿出來了,我心里的一塊石頭落了地?;厥妆緯牟邉澓妥珜戇^程,不禁百感交集。

     

    2020年8月看到《中華文脈——從中原到中國》叢書的征稿信息, 感覺這是個宏大而高端的叢書,不禁心向往之??紤]到作者的定位主要是各領域的全國知名學者,加之忙于各種事情,就沒有太關注此事。9月收到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杜金鵬先生的信息,邀我一起投標該叢書關于夏王朝的公眾讀本。杜先生是我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考古系讀研究生時的老師,親聆先生授業,親炙先生教誨,老師又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寄托于我,我受寵若驚,不假思索就遵命了。

     

    杜老師長期在偃師二里頭和偃師商城這兩座夏商時期的都邑遺址從事田野考古和研究,對夏商考古的重大學術問題研究很深,自成體系,有大量論著問世。有杜老師牽頭并把關,我就大著膽子應承了這個任務。由于這本書的內容是以二里頭都邑為核心,我自覺要想寫好還是難度很大的。為了把這本書寫得既有深度又好讀好看,我向杜老師推薦了當時剛入職的同事賀俊博士。賀博士剛從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考古系畢業,博士學位論文《二里頭文化區的聚落與社會》正好是關于二里頭文化的,杜老師也熟悉賀博士和他的研究,便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議,請賀博士加入寫作團隊。我與賀博士溝通之后,他非常樂意和我一起參加杜老師的項目,我們迅速成立了3人項目小組。

     

    這本書的定位是面向大眾的讀物,既要有嚴謹的學術性和思想性, 又要有很強的可讀性和傳播力,寫作要求高、難度大,非常費心費力。2020年9月下旬至12月主要是在杜老師的指導下確定書名、大綱和樣章。杜老師提出“最早中國本姓夏”,賀博士建議“尋夏”,我喜歡“尋找夏王朝”。幾經反復,我們確定了“尋夏記——二里頭考古揭秘最早中國”的書名,這個書名本身體現了3人小組思想的碰撞與融合。大綱和樣章也在我們 3 人的反復討論和修改中確定了,此后進行了分工。

     

    杜金鵬老師負責撰寫卷首語。卷首語是本書的綱領,也體現了杜老師的學術思想和對夏文化的基本認識,凝聚了他數十年從事夏商考 古和研究的深思。字字飽含深情,句句都是學問,值得細讀細品。

     

    楔子、第一至七章、第九至十一章、余論等都是賀博士主筆撰寫的。由于賀博士剛完成博士學位論文不久,對二里頭都邑及整個二里頭文化區的考古資料和研究成果爛熟于心,就果斷地承擔了大部分章節的 撰寫工作。

     

    第八章、第十二至十四章等四章由我主筆撰寫,收集資料的過程中請研究生江昊然、黃芃雨協助做了很多工作,我和賀博士還帶著江昊然、黃芃雨、孫美娟等研究生赴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和二里頭考古遺址公園實地考察。

     

    學習和研究考古的20余年間,我以鄭州商城為重心研習夏商考古, 對二里頭、夏文化、夏王朝等都很關注,但主要是針對夏商之際文化互動和社會變遷、夏商文化更替等問題,對夏文化和夏王朝本身并沒有什么專門研究。然而,商文明是研究夏文化的基礎和前提,鄭州商城是研究夏文化的第一把鑰匙,我不得不對夏文化投以特別的關注。

     

    2018年以來,我協助張立東教授舉辦“河南大學夏文化暑期研討班”,對夏文化的認識、對夏商文化關系有了更深的了解。在2020年舉辦的第十二屆“黃河學”高層論壇上,我組織了“夏文化研究的方法與路徑”圓桌論壇。2020年舉辦的“考古河山五周年紀念會”,我把主題擬定為“公共考古視野下的夏文化”,同時和本科生黃樂天一起研究“公共考古視野下的夏文化傳播”。2021年2月中旬春節長假期間,我一直思考夏文化的敘事和傳播問題,并擬了夏文化筆談“尋找禹跡”的提綱,一共七篇。這一系列文章即將發表在河南大學黃河文明與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半年刊《黃河文明與可持續發展》 第19期。凡此種種,與國家對夏文化的高度重視有關,與我服務的河南大學黃河文明與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等單位的支持有關,也與我對鄭州商城及早商文化、先商文化的研究有關, 這就是緣分吧。

     

    2016年以來,我發起公共考古新媒體“考古河山”微信公眾號,組織并撰寫了不少公共考古類文章,組織了一系列夏商考古領域的專題講座??赡苁沁@些活動和我近幾年發表的論文引起了杜老師的注意,他決定把《尋夏記》這部很有挑戰性的作品托付給我的時候說:“我關注你好久了。”這句話深深地打動了我。幸福感一時涌上心頭,我決心做好這本書,以報答老師的信任。

     

    為了把這部書寫好,杜老師、賀博士和我充分發揮各自所長,盡心協作。我們既按照總體分工分頭撰寫,又合在一起輪流通稿。每一輪都是賀博士先通一遍,我進行修改增刪,杜老師最后把關定局,并且相互交流意見、形成共識。如此反復幾輪下來,不敢說精益求精,只求沒有明顯硬傷,不至于貽笑于世。還需要說明的是,本書雖然附有參考資料,但是限于內容和體例,無法引用大量考古資料和研究論著,懇請學界師友海涵。

     

    杜老師是本書的第一著作權人,但他為了提攜后進,作者排序把我排在前面,賀博士排在中間,自己放到最后。他一心想把這本書做好,一心想把這件事做成,一心想獎掖后學,令人感佩。

     

    這本書是夏商考古領域老、中、青三代學者聯袂著作的一次實踐,對我個人來說是一段難得的人生經歷。

     

    在本書撰寫的過程中,曾先后得到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袁靖、趙志軍、張雪蓮、許宏、趙海濤、高江濤,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楊碩,山東大學文化遺產研究院張飛,重慶師范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陳佐睿智等師友的幫助,在此謹致謝忱!

     

    最后,還要感謝大象出版社為本書提供的各種支持,副總編輯張前進先生和責任編輯管昕女士等,多次就書稿的撰寫與作者團隊溝通, 督促并關心本書的推進工作,令人銘感于心。

     

    侯衛東

     

    2021年冬月記于河南大學黃河文明與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

     

    最早的中國本姓夏

     

    對傳統的古史體系秉持信從的態度,在中國古代是主流意識。但是,早在先秦時期,人們也已經對典籍本身、古史中的相關人物或歷史產生了一些懷疑,如《論語·子張》中的“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孟子·盡心下》中的“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天問》中的“洪泉極深,何以窴之?地方九則,何以墳之?”等等,便是代表。此后,疑古思想在各個朝代都有一些存在。不過,古代疑古思想并不具有系統性和科學性,未對中國古代學術和社會產生重大影響,仍屬于古典學術的范疇(路新生,2014)。直到 20 世紀初,疑古思想才有了重大轉折。

     

    1923 年 5 月 6 日,當時的《讀書雜志》第 9 期刊登了一篇書信,題目為《與錢玄同先生論古史書》,是顧頡剛寫給錢玄同的。在該文中,顧頡剛提出了著名的“層累地造成的中國古史”說,主要包括以下三層意思:

     

    第一,可以說明“時代愈后,傳說的古史期愈長”。如這封信里說的,周代人心目中最古的人是禹,到孔子時有堯舜,到戰國時有黃帝、神農,到秦有三皇,到漢以后有盤古等。

     

    第二,可以說明“時代愈后,傳說中的中心人物愈放愈大”。如舜,在孔子時只是一個“無為而治”的圣君,到《堯典》就成了一個“家齊而后治國”的圣人,到孟子時就成了一個孝子的模范了。

     

    第三,我們在這上,即不能知道某一件事的真確的狀況,但可以知道某一件事在傳說中的最早的狀況。我們即不能知道東周時的東周史,也至少能知道戰國時的東周史;我們即不能知道夏、商時的夏、商史,也至少能知道東周時的夏、商史。

     

    此文的發表,在當時的學術界引發了極大的轟動。至于原因,在《我是怎樣編寫〈古史辨〉的?》一文中,顧頡剛寫道:“因為在中國人的頭腦里向來受著‘自從盤古開天辟地,三皇、五帝到于今’的定型的教育,忽然聽到沒有盤古,也沒有三皇、五帝,于是大家不禁嘩然起來”(顧頡剛,1980)。當然,對于時年僅 30 歲的顧頡剛來說,此文使其名聲大噪。更為重要的是,圍繞著他所提出來的相關認識,學界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古史大辯論,吸引了一大批一流學者參與其中??梢院敛豢鋸埖卣f,古史辨運動是中國學術史上前所未有的盛事,猶如一聲驚雷,使得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云涌,對解放思想、啟發民智、推動中國學術的現代化做出了巨大貢獻,影響持續至今。1926 年,顧頡剛將當時已有的關于古史討論的文章匯總,以《古史辨》之名出版。到了 1941 年,《古史辨》一共出了七大冊共計 320余萬字。這是古史辨派和中國現代疑古思潮的學術結晶。

     

    在這些論著中,有不少是圍繞著“夏史”來展開的。比如,在前述已經提及的《與錢玄同先生論古史書》中,顧頡剛比較系統地闡述了他對“禹”的認識。其一,根據《商頌·長發》和《魯頌· 宮》中關于“禹”的記載,指出“商族認禹為下凡的天神,周族認禹為最古的人王,可見他們對于禹的觀念,正與現在人對于盤古的觀念一樣”, 而“禹”與“夏”并沒有聯系。其二,探討了“禹”的來源及如何與“夏”發生聯系。顧氏推測,“禹”或是九鼎上鑄的一種動物,流傳到最后逐漸成為人王。隨著傳統觀念的產生,人們追溯“禹”出自于夏鼎,就以為“禹”是最古的人,逐漸成為夏的始祖。

     

    很快,這些看法就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對。例如,劉掞藜、胡堇人兩位學者在當年《讀書雜志》第 11 期分別發表了《讀顧頡剛君〈與錢玄同先生論古史書〉的疑問》《讀顧頡剛先生論古史書以后》,對顧說進行反駁。顧頡剛隨后也作了回應,進一步闡述了與“禹”有關的幾個問題,并修正了之前的相關認識。

     

    然而,人們對顧頡剛的“禹是一條蟲”的假說一直抱以莫名的“興趣”,甚至遠遠超越了學術的范疇。比如,在此說提出 10 余年之后,魯迅還拿此大做文章。他在小說《理水》中塑造了一個“鳥頭先生”來嘲笑顧頡剛——“‘這這些些都是費話,’又一個學者吃吃的說,立刻把鼻尖脹得通紅。‘你們是受了謠言的騙的。其實并沒有所謂禹,“禹”是一條蟲,蟲蟲會治水的嗎?’”

     

    顧頡剛本人對此也頗為無奈,他在《古史辨》第二冊的自序中提到,“最使我惆悵的,是有許多人只記得我的‘禹為動物,出于九鼎’的話,稱贊我的就用這句話來稱贊我,譏笑我的也就用這句話來譏笑我,似乎我辨論古史只提出了這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是已經給我這樣地解決了的。其實,這個假設,我早已自己放棄。就使不放棄,也是我的辨論的枝葉而不是本干;這一說的成立與否和我的辨論的本干是沒有什么大關系的”。

     

    可以說,對“禹”的認識,僅僅是古史辨派在夏史討論上的一個縮影。實際上,在這一場轟轟烈烈的史學改造運動中,古史辨派對夏史的很多內容都給予了深刻檢討。其間,更有甚者(如楊寬、陳夢家)強調夏王朝并不存在,認為夏朝是周人杜撰而來的。這便使得包括夏史在內的中國上古史嚴重“真空化”,歷史學家們常用“破而不立”來評價這一現象。

     

    那么,建立包括夏史在內的新古史,就成為當時學界迫切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脊艑W傳入中國,成為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手段。

     

    凡注明來源邯鄲文化網的文章,屬邯鄲文化網原創

    請尊重作者,轉載注明作者、文章出處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h3115855)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榮新江|敦煌藏經洞的性質及其封閉原因
    榮新江|敦煌藏經洞的性
    曹操:我這一生如履薄冰,經營鄴城十幾年竟被楊堅一把火燒了?
    曹操:我這一生如履薄冰
    梅香留余韻   芬芳怡后人 ——記已故東風劇團舞美設計師宋次炎先生
    梅香留余韻 芬芳怡
    將西漢王朝推向絕境的大名王家 ——兼論王莽真的是篡漢嗎
    將西漢王朝推向絕境的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国产毛片久久久久久国产毛片_久久人妻一区精品果冻_亚洲欧美卡通另类丝袜美腿_久久精品WWW人人爽人人片
    <li id="wvb7d"><acronym id="wvb7d"></acronym></li>

    <rp id="wvb7d"></rp><rp id="wvb7d"><ruby id="wvb7d"><input id="wvb7d"></input></ruby></rp>
  • <span id="wvb7d"><p id="wvb7d"><tt id="wvb7d"></tt></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