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wvb7d"><acronym id="wvb7d"></acronym></li>

<rp id="wvb7d"></rp><rp id="wvb7d"><ruby id="wvb7d"><input id="wvb7d"></input></ruby></rp>
  • <span id="wvb7d"><p id="wvb7d"><tt id="wvb7d"></tt></p></span>
  •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色邯鄲

    永年古城:一發炮彈決定一城命運

    時間:2021-08-02 14:54:44  來源:博客  作者:永年獨孤求劍  瀏覽: 分享:

     永年 邯鄲文化網

    永年古城(今廣府古城,現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城墻堅固,保存完好,加之四面環水,易守難攻,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1945年10月古都邯鄲回到人民懷抱,緊接著邯鄲周圍10余座縣城相繼解放,唯獨永年古城仍為國民黨殘匪盤踞。晉冀魯豫軍區劉、鄧首長曾兩次想把它打掉,第一次是在1946年1月,第二次是在1946年6月15日。特別是第二次解放永年城時,我軍發起對永年城的總攻后,西城門附近城墻很快就被我軍炸開一個缺口,突擊連107名勇士迅速從缺口沖進城內,眼看勝利在望,但由于浮橋突然被炸斷,后續部隊不能及時跟進,沖進城里的戰士全部犧牲。關于浮橋被炸,過去的說法是炸城爆破點距浮橋太近,戰斗打響后浮橋被震斷。最近我看到一篇時任突擊連副連長的后人寫的文章,方知浮橋被炸真相-----浮橋實被我方大炮所炸,而主射手竟是一個解放士兵(被俘后參加解放軍)。這一發炮彈葬送了我們一個連的子弟兵;這一發炮彈,使永年古城推遲解放700余天;這一發炮彈,讓成千上萬的城內百姓被打死或凍餓而死;這一發炮彈,讓永年城像一顆釘子一樣釘在解放區,人民政府動員5萬民工修建“城中城”,萬名民兵齊上陣,耗費資金幾千萬。下面我把看到的這篇文章原文奉上。首先讓我們向解放永年城而英勇獻身的革命烈士致以崇高的敬禮!

    一發炮彈決定一座城的命運

    父親曾經多次提到,他所在的部隊曾經在河北省永年縣城和駐守在那里的蔣軍發生過一場惡戰,很多戰友都犧牲在那里??墒歉赣H卻從來不愿意向我深說這次戰斗的詳細經過,不管我怎么問他,他都對我擺擺手,表示不想說~~~~

    直到前幾天,電視臺記者為了籌辦“紀念八一專題節目”,到干休所采訪父親,我才第一次聽父親詳細敘述了這次戰斗的全部過程:(下面,我以我父親的口氣來敘述)

    那是在48年春天,我們二野部隊已經完成了在大別山區牽制敵人的戰略任務,按照黨中央“把戰爭打到蔣管區去”的戰略意圖,走出大別山,向駐守華北,華東的國民黨主力部隊發起了戰略反攻。攻打永年縣城的戰斗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展開的

    當時的永年縣城不在現在的位置,而是設在現在縣城東邊幾十里處的“廣府古城”,這坐古城是隋末唐初由夏王竇建德為定都而修建的一座王城,四面城墻包圍成“口字型”,城墻高大結實,城墻上的巡道寬闊,可以并排跑兩輛馬車,城上垛墻射口便于隱蔽射擊。這個古城在修建上很有特點:一般的古城城墻都是面向東西南北有四個正面城門,而永年廣府古城的四個大門都不是正門而是“扭頭門”,也就是說四大門都有護城樓,門都開在護城墻上,南門向東,東門向北,北門向西,西門向南。城墻下不到百米處,挖有兩丈多寬的護城河溝,引入城南不遠的滏陽河水灌進溝里,水深沒頂,木制橋面從城墻垛樓上拉起后,人車都過不去。就算是過了護城河,也必須繞一個拐彎才能進入“扭頭門”內的護城,再通過護城城門才能入城。這樣的城墻設計,使得任何企圖攻城的部隊攻到城墻下面之后,都將遭到來自護城樓和城角垛樓火力的兩面夾擊。就算攻入護城,也會象被關進籠子的老虎一樣被動挨打,無法施展本領。當時的國民黨永年縣政府就設在廣府古城里。駐守古城的是蔣軍一個團和地方武裝民團大約4000多人。

    那已經是割麥子的季節了。在首長的戰斗命令中,其他部隊從東南北三個方向對古城進行進攻,而我們部隊的任務的是從西面主攻古城西關,我所在的二連(父親當時是二連副連長)是刀尖子-----西關主攻連。當時部隊的山炮榴炮等重武器都在躍進大別山經過“黃泛區”的時候炸掉了,手上只有兩門從鬼子那里繳獲的“三七炮”,靠這兩門炮想打開古城墻是完全不可能的??梢蛳鹿懦?,就必須克服兩道障礙,一是怎樣通過水深沒頂的護城河,二是部隊怎樣沖上城墻并且占領城墻巡道。首長召集營連指揮員一起開會,決定趁夜晚敵人防備松懈時開始行動,先在護城河上架設浮橋,然后把炸藥集中堆送到城墻下炸開一個口子,部隊再從口子上沖上城墻巡道向兩端擴大戰果,一舉拿下永年縣城,徹底拔掉這顆扎在冀南地區的釘子!

    永年 邯鄲文化網

    夜晚11點多,我們開始了行動。大部隊在護城河外延二、三百米遠的地方構筑戰壕和機槍陣地。另一部分部隊悄悄的靠近護城河邊,搭建浮橋。為了不被城墻上敵人發現減少傷亡,磚石、木料、門板等搭橋物品在搬運中必須盡量不發出聲音,戰士們就兩人一排成縱隊躺在地上,前邊戰士的頭部就躺在后邊戰士的兩腿襠之間,前一個戰士接住物品,躺在地上把物品從胸腹前遞往自己的頭部,后一個戰士在自己的腿襠間接住物品,再一個一個的傳到護城河邊筑橋戰士的手上。

    畢竟是大部隊的作戰準備,不可能做到毫無聲息,敵人發現了我們在做攻城準備,就把麥草,木料和其他燃燒物點著了不斷的從城墻上扔下來,火光照亮了墻下的物體,敵人不斷的用機槍向有異常的地方掃射,還不斷的往城墻下扔手榴彈,打炮。一顆炮彈落在護城河里,就有好幾個戰士被炸得飛起來,殘缺不全的尸體就散落在土坡和護城河水中。就這樣,拂曉之前,光是我們陣地前的護城河邊就有二十多個修浮橋的戰士被敵人的子彈炮彈打中犧牲,還有更多的同志受傷,被放在門板上拖著送下陣地,東天發亮,黎明時分的建橋的難度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慢.終于,天亮了,浮橋沒有完成!

    由于攻城意圖已經完全暴露,敵人加強了城頭上的兵力部署和火力配備,第二天晚上的修橋任務更加艱難。敵人也知道,只要我們的大部隊打上城墻,他們就完全是死路一條,所以更加瘋狂的集中火力向修橋部隊掃射轟擊。戰士們的尸體和炸爛的內臟漂在水面上,血腥味引來了河里的鯰魚,一條條一尺多長鯰魚在水里撲騰著撕咬戰士的殘缺的尸體,鯰魚撲騰的聲音又招來敵人更密集的槍炮。

    為了減少傷亡,我們(象電影上演的那樣)把從老鄉家籌來的笸籮扣在戰士們背上,掩上一層土,再蒙上一床棉被淋上水,再掩上一層土,再蒙一床棉被淋上水掩上土,兩個人頂著一個笸籮抵擋著從城墻上射下的子彈往墻根下送炸藥,這種辦法減少傷亡,終于,1000多斤炸藥被安放在了敵人的城墻下,搭橋炸墻攻城的戰斗準備終于在拂曉前完成!

    我們連是主攻連,首長要求我們連必須在城墻炸開后,不惜一切代價沖上墻頭,沿墻上巡道向兩端擴大戰果,以保證更多的后續部隊加入攻擊----戰士們都把彈倉壓滿了子彈,上了刺刀,擰開了手榴彈蓋,半蹲在戰壕里,準備在城墻下的炸藥炸響的同時發起沖鋒,越過浮橋,殺上城墻!當時連長給我的任務是帶領連隊的七個機槍組,在連隊攻城的時候壓制敵人的機槍射孔,為部隊提供火力掩護,在部隊沖上墻頭后隨即帶領機槍組跟上,加入與敵人爭奪城墻巡道的戰斗。

    “轟”的一聲巨響,西關城墻被炸坍了一個十多米寬的大缺口,坍下的墻體形成了一個50多度的斜坡,沖鋒的時機到了!戰士們在連長指導員的帶領下,在撕心裂膽的喊殺聲中踏過浮橋向城墻缺口沖殺上去。也在同時。我們僅有的兩門“三七炮”也向護城樓和城角垛樓開炮,壓制敵人的主要火力據點。戰壕里的后續攻擊部隊也開始射擊,壓制敵人的火力,我和幾個機槍射手死死瞄住敵人的機槍射口,把一串串的子彈噴射出去~~~~眼看著我們二連100多號弟兄已經有人沖上了墻頭巡道,和敵人展開了近距離肉搏,更多的人已經在向城墻缺口攀爬,涌上墻頭的弟兄們越來越多,眼看敵人就要招架不住了,我和機槍射手們一看時機到了,停止射擊,拎起機槍就向浮橋沖去,在我們身后,后續攻擊部隊也躍出戰壕,在沖鋒號聲中發起了沖擊!

    就在這個關鍵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一顆我們自己的炮彈,我們自己的炮彈啊~~~不偏不斜,正正端端的落在了浮橋中間,把架在護城河上的浮橋齊齊炸斷!

    (講到這里,我父親的聲音嘶啞了,眼光迷離的看著前方,定在了某個遙遠的地方.我和幾個記者都被父親突然說出的緊急戰況驚呆了!屋里靜極了~~父親喝了一口茶水,接著他剛才的敘述)

    這是一顆毀了我們連隊的炮彈啊~~當時,部隊從大別山剛出來,戰斗減員極其嚴重,就把一些俘虜的國民黨兵經過教育后補充到部隊。由于審查不嚴,一個國民黨部隊的炮兵排長被補充進了我們的炮連,成了一門“三七炮”的主射手。就是這個賊性未改的家伙,在戰斗的節骨眼上調轉炮口,有意在一片槍炮聲中把一發炮彈打在我們陣地前唯一的浮橋上,炸斷浮橋,死死切斷了我們二連和后續部隊的聯系!

    浮橋斷了,后續部隊被堵在了護城河這邊,前邊只剩下了我們二連的100多號弟兄在墻頭巡道上,在墻土斜坡上在城墻下和敵人拼殺對射??墒?,在那個地形上,只有沖上城頭的戰士才能面對敵人展開火力射擊,在斜坡上的戰士們根本看不見城墻上的敵人,被敵人從護城樓和城角垛樓兩邊射來的交叉火力打得抬不起頭。敵人見我們的后續部隊被堵斷,大起膽子發起了反撲,以十多挺機槍開路,肆無忌憚的一撥又一撥喊著殺聲撲向我們在城墻缺口上下的弟兄。上吧,前邊是敵人強大的兵力和火力反撲,退吧,浮橋已經被炸斷,城墻下是幾十米寬毫無掩護的開闊地,我們二連陷入了進退兩難的絕境!

    后續部隊就地臥倒,向城墻缺口兩端的敵人猛烈開火,想給我們二連創造一線生機。我和幾個機槍射手趴在護城河這邊,拼著命摳動扳機向城墻上的敵人射擊,為戰友們提供火力支援,槍管都打紅了??!可是,不管用啊,狡猾的敵人在城墻上一臥倒就完全進入了我們的射擊死角~~我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戰友在墻頭上和敵人拼上了刺刀!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戰友在和敵人的扭打中從城墻摔下!眼睜睜的看著戰友們拉響了手榴彈和敵人同歸于盡!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戰友倒在敵人的彈雨之中!就在那短短的20多分鐘里,我們二連除了我,還有七個機槍組的兄弟和在后邊做飯的炊事班以外,包括連長指導員在內的107號人,全部戰死在永年縣廣府古城西關的城墻上下,全部戰死在我們眼前啊~~

    (父親說不下去,無聲的哭了,兩行老淚從他眼眶里滾落~~~大家很久都沒說話。我不忍心看著父親再傷心,接過了話頭)

    在后來的戰斗中,父親負了重傷,一顆子彈射穿了他的脖子。也該是父親命大,子彈恰恰從喉結右側射入,從右后頸部穿出。如果往左偏一點就射斷了喉管食管和頸椎,必死無疑;如果再往右偏一點就射斷了右頸總動脈和總靜脈血管,同樣必死無疑。就這樣,父親算撿了一條命!

    (父親接下話頭,接著說):

    我們這些人,能活下來就知足了!那次戰斗結束后,我們二連在我們剩下的20來個人的基礎上重建,打完了淮海過長江,進武漢,一直打到大西南。后來又到了朝鮮,等從朝鮮回國后,當初越過鴨綠江的一個營480多人,只活著回來了不到100個!

    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都是那些犧牲的同志們用命換來的!

    附記:父親當年那支部隊,現在還在江漢平原上繼續演繹著先烈們創下的輝煌戰史。今天,這支部隊已經成長為我軍一支赫赫有名的空降兵部隊相信他們會在未來的戰爭中為英雄部隊的戰史添彩,為血染的軍旗爭輝!

    謹以此獻給八一,獻給那些穿過軍裝和正在部隊服役的軍人們。

    立正-----向我們英雄的人民軍隊,敬禮!

    鏈接:www.freakshownft.com/hdwhua/2021-08-02/4737.html

    永年 邯鄲文化網

    邯鄲文化網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happy_happy_maomi)

    邯鄲文化網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父親蔣兆和:從滿目蒼涼到滿目春光
    父親蔣兆和:從滿目蒼涼
    白云鄉:納群山于胸懷,灑巍然之筆墨
    白云鄉:納群山于胸懷,灑
    2024【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研究生畢業展,這批作品能否配得上“第一美院”之稱?
    2024【清華大學美術學
    黃河的源頭在哪兒?
    黃河的源頭在哪兒?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国产毛片久久久久久国产毛片_久久人妻一区精品果冻_亚洲欧美卡通另类丝袜美腿_久久精品WWW人人爽人人片
    <li id="wvb7d"><acronym id="wvb7d"></acronym></li>

    <rp id="wvb7d"></rp><rp id="wvb7d"><ruby id="wvb7d"><input id="wvb7d"></input></ruby></rp>
  • <span id="wvb7d"><p id="wvb7d"><tt id="wvb7d"></tt></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