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wvb7d"><acronym id="wvb7d"></acronym></li>

<rp id="wvb7d"></rp><rp id="wvb7d"><ruby id="wvb7d"><input id="wvb7d"></input></ruby></rp>
  • <span id="wvb7d"><p id="wvb7d"><tt id="wvb7d"></tt></p></span>
  •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流溪別院

    漢魏南北朝 戰略中的隴山

    時間:2023-09-18 15:14:01  來源:蘭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牛敬飛  瀏覽: 分享:

     

    作者簡介

     

    漢魏南北朝 戰略中的隴山

    牛敬飛,陜西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古代史、歷史地理學研究。

     

    導 讀

     

    內容摘要:自古以來西北地區的隴山因其重要的政治、軍事意義而著稱。西漢時隴山的軍事作用主要體現為溝通南北以應對匈奴。到了東漢,隴山又成為洛陽朝廷控制西北、抵御羌人的軍事屏障,此時“隴右”作為區域地名流行開來。漢末三國之際,因隴山以西分設了南安、廣魏二郡,遂有“隴上郡縣”之說,隴山西部的區域性日益凸顯。至西晉據隴上諸郡設置秦州,隴山的軍事意義完成了“以線帶面”的轉變。魏晉之際隴右內外復雜的軍事、民族形勢是秦州成立的根本動力。隨著西北各民族的大流動,隴右地區地方主義叢生,十六國北朝時隴山周邊竟出現了數個隴上政權。如西晉滅亡后成紀豪酋陳安據隴城自稱涼王,前秦余部苻登據隴山為苻氏再續國祚,北魏末年莫折念生、萬俟丑奴等羌胡首領紛紛稱王稱帝。如何有效控御隴山,這一歷史難題留給了后來的關隴政權。

     

    牛敬飛 | 隴右與隴上:論漢魏南北朝西北戰略中的隴山意象

     

    正文

     

    中國西北的六盤山脈位于陜甘寧三省交界之地,該山大體呈南北走向,其南段古代以“隴山”著稱,又稱小隴山,北段被稱為大隴山,故六盤山可泛稱為隴山(本文即取此義)。從自然地理角度看,隴山東西差別較大,隴山以西的隴中高原處在農牧交錯帶上,其地多黃土丘陵、溝壑,且降水較少,不利農業發展,農業種植只局限在部分河谷地區。與之相對,隴山以東的關中平原則早有“天府之國”稱號,系中國北方主要農業區之一,乃周秦漢唐諸朝立國之本。關中自古為四塞之地,四塞之中尤以西方之隴山最具軍事意義。隴山以西、以北長期為農耕文明與游牧人群爭奪之地,中原政權衰落時隴山可為關中屏障,中原政權尤其是關隴政權強盛時便可越過隴山向西北開疆拓土。近年來學界對古代隴山交通已有較多關注,如劉滿、雍際春等基本厘清了數條隴山古道線路,王子今重點考察了隴山道路與秦國早期發展之關系。2015年寶雞市社科聯專門還組織了“隴山文化發展論壇”,此外文學史研究者對古代“隴頭”詩歌亦有不少研究,茲不贅述。下面筆者在已有成果基礎上,嘗試梳理兩漢魏晉南北朝西北軍事戰略與隴山之關系,并借此闡發隴山在不同歷史時期的政治、軍事意義。

     

    一 從隴首到隴右:兩漢隴山邊防的戰略轉向

     

    秦及西漢中前期面臨的最大邊患是來自北方的匈奴。戰國后期匈奴勢力一度越過河套抵達黃土高原,直接威脅關中。據《史記》載,秦始皇滅六國后首次巡游就選擇了西向隴山,公元前220年“始皇巡隴西、北地,出雞頭山,過回中”。雞頭山即笄頭山,《漢書·地理志》言:“幵頭山在西,《禹貢》涇水所出,東南至陽陵入渭。”據劉滿先生考證,雞頭山乃今六盤山涇源縣段之別稱,回中即南起今隴縣北至蕭關的回中道。秦始皇此行先逾隴山至隴西,再北上巡北地郡,最后由隴山東側的回中道返回,恰好繞行隴山一周。此行旨在鞏固西北邊防、震懾匈奴,也較早釋放了秦朝將向北境拓邊的信號。公元前215年,秦始皇再巡北邊后即遣蒙恬北上收復了河套以南地區。但不久秦朝滅亡,匈奴冒頓單于統一北方草原后很快就趁勢南侵,“悉復收秦所使蒙恬所奪匈奴地者,與漢關故河南塞,至朝那、膚施”,膚施屬上郡,在陜北黃土高原之東;朝那屬北地郡,在雞頭山北,今固原東南,其地設有蕭關(又稱朝那塞)。此知隴山東北段為匈奴南下常行路線,蕭關可暫時阻擋匈奴騎兵。在漢武帝征服匈奴前,西漢隴山蕭關一線邊防壓力巨大。如文帝十四年(前166),“匈奴單于十四萬騎入朝那蕭關,殺北地都尉卬,虜人民畜產甚多,遂至彭陽。”景帝朝吳王聯絡諸王起兵時曾揚言:“燕王、趙王故與胡王有約,燕王北定代、云中,轉胡眾入蕭關,走長安,匡正天下,以安高廟。”漢武帝時衛青、霍去病接連大敗匈奴,諸將封狼居胥山后,匈奴漠南再無王庭,元鼎三年(前114)西漢依托隴山分北地郡置安定郡(郡治今固原),分隴西郡東部置天水郡。此后漢武帝便開始頻繁巡行西北。如元鼎五年初武帝祭祀雍地五畤后“遂逾隴,登空同,西臨祖厲河而還”。此是武帝首次西越隴山。元封四年初(前108)祭祀五畤后武帝“通回中道,遂北出蕭關”,此后武帝多次出回中道巡幸安定、北地,其中數次仍是在祭祀雍地五畤或甘泉泰畤后北上。武帝朝郊祀歌中有《朝隴首》一篇,其辭曰“朝隴首,覽西垠”,臣瓚注:“謂朝于隴首而覽西北也。”所謂“朝隴首”應當就是指走回中道由南向北抵達隴山北端?!冻]首》還強調了武帝巡幸隴山的目的是“圖匈虐,熏鬻殛”。最后需要指出的是,據《漢書·武帝紀》武帝曾十次巡行隴山,其頻率幾乎與赴雍地祭五畤、至甘泉祭泰畤一樣高,這充分印證了“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更印證了漢家邊防重在隴山。當然,漢代隴山外緣的邊患不僅有山北之匈奴,還有山西之羌人?!妒酚?middot;貨殖列傳》云:

     

    天水、隴西、北地、上郡與關中同俗,然西有羌中之利,北有戎翟之畜,畜牧為天下饒。然地亦窮險,唯京師要其道。

     

    北地上郡南接關中北御匈奴,天水隴西實為漢羌雜處之地,司馬遷雖泛言長安“要其道”,可關中諸塞能兼御羌胡者唯有隴山。西漢時西北羌患不大,漢軍相比羌人有絕對優勢,宣帝時趙充國曾率軍一路攻取羌人藪聚之河湟。但到兩漢之際,隴右局勢急轉直下。建武元年(25)長安赤眉軍殺更始帝后,隴山地區立刻出現了兩股割據勢力,即“隗囂據隴右,盧芳起安定”。此后盧芳北逃,隗囂則盤踞天水與東漢對峙十年之久。與此同時,隗囂勢力之西的河湟羌人復起:“更始、赤眉之際,羌遂放縱,寇金城、隴西。隗囂雖擁兵而不能討之,乃就慰納,因發其眾與漢相拒。”東漢獲取關中后未立即進軍隴山,直至建武六年光武帝才決定親征隗囂,雙方遂在隴山左右展開了長達五年的拉鋸戰,隗囂軍數次下隴山侵擾三輔,期間河西竇融一度率軍與光武帝會師高平(今寧夏固原)。隗氏勢力最終在建武十年由來歙等平定,但就在東漢剛剛入主隴右之時,“先零羌寇金城、隴西,來歙率諸將擊羌于五谿,大破之。”五谿即五谿聚,屬隴西郡襄武縣(今甘肅隴西),此知這次先零羌入侵已越過洮河靠近天水。之后隴右羌患伴隨東漢一朝,隴山也成為東漢控御西北的前哨。永初元年(107)先零諸降羌起兵,“斷隴道,大為寇掠”,東漢將領接連失利,先零羌頭人滇零遂于北地稱天子,其勢甚盛。隴道斷絕后,河湟地區與中央失去聯系,“湟中諸縣粟石萬錢,百姓死亡不可勝數。”此后元初元年(114)先零羌再“絕隴道”。永和五年(140)且凍羌越隴山“大寇三輔,殺害長吏”,名將馬賢試圖打通隴山交通,“于扶風、漢陽、隴道作塢壁三百所,置屯兵,以保聚百姓”,且凍羌“燒隴關,掠苑馬”。

     

    東漢羌亂中對關中威脅較大的是號稱“東羌”的先零諸羌。關于東漢西羌、東羌之別,胡三省言:“羌居安定、北地、上郡、西河者,謂之東羌;居隴西、漢陽,延及金城塞外者,謂之西羌。”從地理上看,東、西羌大體就是以隴山為界,東羌南下亦常取道隴山東麓?;胳`之際,先零羌再次叛漢,為害三輔。建寧元年(168)段颎“將兵萬余人,赍十五日糧,從彭陽直指高平,與先零諸種戰于逢義山。”彭陽在高平東南,李賢言逢義山在“今原州平高縣”,清人認為固原之北的須彌山或即逢義山。段颎行軍路線大概就是北地先零常走路線,即先沿隴山北段南下,過高平后或沿汧河南下入侵扶風,或沿涇河南下直抵京兆。

     

    值得注意的是,通過檢索前四史不難發現《史記》《漢書》從未提及后世常用的“隴右”一詞,該詞在《后漢書》《三國志》中才開始頻繁出現,其中《后漢書》提及“隴右”多達31處。如《后漢書·隗囂傳》有“(牛邯)與來歙平隴右”,該書《安帝紀》言元初四年馬賢大敗先零羌后“隴右平”,該書《馬援傳》記馬援平隴西羌后“于是隴右清靜”。此外,《后漢書》提及伐隗囂事還多用“上隴”“下隴”等詞,如《隗囂傳》記隗囂據隴山抵御赤眉軍時提到:“及赤眉去長安,欲西上隴,囂遣將軍楊廣迎擊,破之”,同傳記隗囂東出隴山時言:“囂又令別將下隴,攻祭遵于汧。”《東觀漢記》關于伐隗囂事亦有“上大發關東兵,自將上隴”馬武與眾將上隴擊隗囂”等記錄。至此可以判斷,從東漢初年隗囂割據到此后百余年的羌患,隴山以西地區始終是東漢治理西北的難題,正是在應對這些挑戰時,朝廷才逐漸開始使用“隴右”“上隴”“下隴”等詞匯。

     

    綜上所述,可以說秦及西漢時隴山的軍事意義主要體現在溝通南北、應對匈奴上,故“隴首”“蕭關”因隴山而聞名;到了東漢,隴山成為洛陽朝廷控御西北、抵御羌人的關鍵所在,其重要作用就是溝通東西,“隴右”作為區域地名也流行開來。需要補充的是,東漢狹義的隴右僅指靠近隴山的天水郡(后改漢陽郡),如《后漢書·樊曄傳》載:“隗囂滅后,隴右不安,乃拜曄為天水太守。”建武八年來歙度隴據略陽,隗囂圍攻數月而敗,《后漢書》稱“隴右潰,隗囂奔西城”,這里的“隴右”甚至僅指更近隴山的略陽城。與此相對,廣義的隴右則可西盡河湟,如來歙滅隗囂后,又率軍破金城羌,平定隴西襄武叛亂,史書稱在其安撫治理之下:“隴右遂安,而涼州流通焉。”這里的隴右便包括金城、隴西、漢陽諸郡。

     

    二 魏晉時期的“隴上”郡縣

     

    《三國志》記建安十六年(211)馬超在關中戰敗后,“率諸戎以擊隴上郡縣,隴上郡縣皆應之,殺涼州刺史韋康,據冀城,有其眾。”曹魏魚豢所撰《典略》提及馬超逃離隴右時言道:“超復敗于隴上。”東漢隴山以西本只有漢陽、隴西二郡,近隴山者也只有漢陽一郡,何來“隴上郡縣”?

     

    這里還要從漢末分漢陽郡新設郡縣談起?!独m漢書·郡國志》“漢陽郡”劉昭注有:“《秦州記》曰:‘中平五年,分置南安郡。’《獻帝起居注》曰:‘初平四年十二月,已分漢陽、上郡為永陽,以鄉亭為屬縣。’”先看南安郡,學者一般皆接受《秦州記》所言中平五年置郡。關于此郡設置年代,《宋書·郡國志》云:“南安太守,何志云故屬天水,魏分立。”即何承天認為南安郡始設自曹魏。筆者認為中平五年說可能過早。東漢中平元年(184)邊章、韓遂等據金城起兵叛漢,不久攻陷漢陽,隨即下隴東寇三輔。中平四年韓遂殺涼州司馬耿鄙,又與馬騰、王國兩股反漢勢力結盟,“共推王國為主,悉令領其眾,寇掠三輔。”中平六年春皇甫嵩等“大破王國于陳倉”,韓遂等人分崩離析,但東漢自此再難控制隴右。中平五年時王國、韓遂等士氣正盛,涼州兵正攻打三輔,東漢無法在此時于隴右設新郡。至初平元年(190)董卓挾漢帝西遷,“要韓遂、馬騰共謀山東”,隴右方服從漢朝羈縻,故南安郡當在此后設立。又據《三國志》,建安十七年楊阜等人起兵反馬超時“并結安定梁寬、南安趙衢、龐恭等”,而曹操于建安十八年稱魏公,建安二十一年方稱魏王,此知何承天所說南安始自曹魏說亦不確。永陽郡設置時間較為明確,始自初平四年,廢于建安十九年。要言之,初平年間以后東漢曾從漢陽郡分出南安郡和永陽郡,其方式即“以鄉亭為屬縣”,選縣立郡。由此可知,馬超戰敗后上隴就會面對漢陽等三郡,外加隴西共有四郡,這便是《三國志》所言“隴上郡縣”。曹操建魏國后又在天水郡(由漢陽改)東依隴山設廣魏郡,如此隴山之西有廣魏(晉改為略陽)、天水、南安、隴西四郡。曹魏正元二年(255)特赦“隴右四郡及金城”,此處“隴右四郡”即廣魏等四郡。需要指出的是,雖然隴上郡縣包括偏西的南安、隴西,但其戰略重心仍在靠近隴山的天水和廣魏。如東漢初年平定隗囂的關鍵之戰是來歙越隴山突襲略陽,略陽即位于隴山西麓之重鎮(今甘肅張家川西)。東漢涼州刺史治所也長期在隴山西麓的隴城(今張家川),漢末又遷至冀縣(今甘肅甘谷東)。至魏蜀角力隴右,諸葛亮曾兩次選擇天水南部的祁山作為北伐突破口,其目的即攻下天水占據隴山形勝進而下隴奪取關中,曹操亦知控制隴山之重要性,故在隴山西側置廣魏郡。

     

    兩漢時期天水、隴西兩郡長期屬涼州,但隴右無論從地理、經濟還是人文風物皆與河西有別,此點班固在《漢書·地理志》皆明辨之。東漢三國之時隴山軍事意義不斷展現,隴山以西地區作為獨立的政治、軍事區域越來越得到統治者的關注,從東漢流行的“隴右”到曹魏出現的“隴上郡縣”就反映了這一趨勢,也可以說隴山的軍事戰略意義逐漸開始了“以線帶面”的提升。

     

    據《晉書·地理志》,曹魏曾短暫以隴上諸郡設秦州,但因魏蜀爭衡,隴上諸郡絕大部分時間仍屬雍州。秦州的正式設立是在西晉,《宋書·州郡志》載:

     

    秦州刺史,晉武帝泰始五年,分隴右五郡及涼州金城、梁州陰平并七郡為秦州,治天水冀縣。太康三年并雍州,惠帝元康七年復立。

     

    所謂隴右五郡即略陽等四郡外加天水南部的武都郡,《晉書·地理志》“秦州”下已無金城,故元康七年(297)金城郡應劃歸涼州,秦州復立后轄六郡,新的州治在上邽(今甘肅天水秦州區),其與冀城皆在天水。秦州的成立可謂是“隴右”“隴上”地域性的最高體現形式。如趙向群所示,西晉初置秦州的直接目的是應對西北新生的“羌胡”問題亦即河西鮮卑。設置秦州后,次年禿發樹機能就東越黃河威脅隴右,時任秦州刺史胡烈與其決戰而死。咸寧五年(279)馬隆斬樹機能,涼州平。太康三年(282)正月晉武帝即罷秦州。其實元康七年秦州復立,亦與關隴諸族起兵有關。元康六年關中北山羌胡反叛,不久“秦雍氐、羌悉叛,推氐帥齊萬年僭號稱帝,圍涇陽。”所謂秦雍氐羌主要來自隴山左右?!段郝浴份d,曹魏曾分置難馴服之氐人于扶風、美陽(齊萬年系出自此部),“其本守善,分留天水、南安界,今之廣魏郡所守是也。”由此可知西晉再立秦州旨在分化、撲滅關中氐羌之亂。

     

    在筆者看來,無論是河西鮮卑,還是關中氐羌之亂它們不過是放置秦州的外部原因。東漢以降,羌胡諸族或主動或被動涌入隴上諸郡,隴右地區的民族問題和治理難度大大超越前朝。東漢后期歷經多次羌亂,渭河上游南北山地已遍是羌人,段颎平東羌后仍將先零諸羌“分置安定、漢陽、隴西三郡”,故西晉在設置秦州同時,亦在隴右設東羌校尉。如前所述,天水諸郡亦是氐人的根據地。后來十六國中前秦、后涼的建立者苻、呂兩姓皆是略陽氐人,后秦姚氏則出自南安赤亭羌。此外,隴右自漢代起就有大量胡人涌入,如兩漢隴山之北的安定屬國主要接納匈奴降胡;東漢時湟中胡隨戰亂進入關隴;曹魏時西北貲虜活動范圍亦南至廣魏(略陽)界。魏蜀對峙期間郭淮因隴右無谷,曾“以威恩撫循羌、胡,家使出谷”,至十六國時更有“天水屠各、略陽羌胡”之說。魏晉之際,中國西北面臨的最大規模的民族流動當屬鮮卑諸部南下。如《晉書》記錄乞伏祐鄰事跡:“泰始初,率戶五千遷于夏緣,部眾稍盛。鮮卑鹿結七萬余落,屯于高平川,與祐鄰迭相攻擊。鹿結敗,南奔略陽,祐鄰盡并其眾,因居高平川。”此時高平所在的隴山北段就像一個分流器,鮮卑諸胡東下則進入涇河上游嶺北地區,向西南流動則進入隴右,乞伏部后來南下苑川即被稱作隴西鮮卑。當然,隴山地區本身就有較好的高山牧場,亦可為南下諸族提供喘息之機??偠灾?,漢魏之際增設隴上郡縣固然是秦州成立的制度基礎,但不可忽視的是,魏晉之際隴右內外日益復雜的軍事、民族形勢才是設置秦州的根本動力。

     

    三 十六國北朝時期的“隴上”國家

     

    永嘉之亂后,中國北方政局失控,隴右的秦州不僅再難以應對各民族的流動,它本身也成為各種政治勢力角力的場所。西晉末年司馬保據秦州,319年長安陷落后司馬保即稱晉王,其將陳安據隴山西麓之隴城降劉曜,翌年奉前趙旗號趕走司馬保后,陳安旋又據隴山自立并反擊劉曜?!妒鶉呵铩吩疲?ldquo;陳安字虎侯,成紀平莊人也,家世農民。”成紀在天水北,地近隴城。陳安作為土著豪強,得到了隴上各族的支持。史載:

     

    陳安使其將劉烈、趙罕襲汧城,拔之,西州氐羌悉從安。安士馬雄盛,眾十余萬,自稱使持節、大都督、假黃鉞、大將軍、雍涼秦梁四州牧、涼王,以趙募為相國,領左長史。

     

    如此陳安就以隴城為中心建立了十六國時期第一個隴上政權,其時南安仍屬劉曜,陳安勢力所及不過天水與隴山爾。323年前趙大軍圍攻隴城,陳安突圍奮戰而亡。值得注意的是,陳安這樣一個看似首鼠兩端的“投機者”死后卻被隴上民眾當作英雄歌頌,其辭甚悲壯:“隴上壯士有陳安,驅干雖小腹中寬,愛養將士同心肝……戰始三交失蛇矛,棄我驄竄巖幽,為我外援而懸頭。西流之水東流河,一去不還奈子何!”此歌在頌揚陳安之余,更展現出晉末亂世中隴上諸族強烈的本土意識。平定陳安后,前涼張茂畏懼劉曜之勢遂上表稱藩,仇池氐楊難敵亦逃至漢中。有意思的是,前趙末年劉曜被石勒擒獲,其子劉熙等逃奔上邽,欲據隴上收復關中,后石虎大破上邽,“執其偽太子熙、南陽王劉胤并將相諸王等及其諸卿校公侯已下三千余人,皆殺之。”前趙之亡國與被其滅亡的西晉竟如此相似,可以說皆亡于隴上。

     

    上文提到魏晉時隴山北段成為鮮卑各族流動、匯聚之樞紐,十六國諸政權對此地亦頗為重視。如前趙在高平城置朔州,后趙承之并在高平川設牧監,同時還在高平之南涇河源頭附近設隴東郡(今甘肅平涼西北)。四世紀末苻堅從孫苻登正是在隴東稱帝,為前秦再續國祚。苻登之父曾為隴東太守,苻登曾在上邽任秦州駐軍長史,其在隴山地區原有一定的政治基礎。姚萇殺苻堅后,苻登從河州起兵東渡洮河討伐后秦,史載:“登既克南安,夷夏歸之者三萬余戶,遂進攻碩德于秦州。”姚碩德被迫下隴,苻登即占據隴上諸郡。后來苻登又得到了苻堅舊臣活躍在隴山北部的鮮卑沒奕于的支持,386年苻登得以在隴東登基稱帝,《宋書》言“苻登自立隴上”。此時苻登之勢已遍及隴山東西,隨后便與后秦姚氏在涇河流域展開了曠日持久的較量。苻登頻頻出山,或“次于瓦亭”(今固原南),或“下隴入朝那”,這些表明苻登政權就是以隴山為根據地,此外苻氏還把其國劃分為三個都督區,命竇沖“都督隴東諸軍事”,楊璧“都督隴右諸軍事”,楊定“都督中外諸軍事”,隨后又命楊定“率隴上諸軍為其后繼”以攻關中。此更知苻登之中樞所在即是以隴山為中心的“隴上”,其范圍應包括西麓的略陽、天水。394年苻登兵敗后“收集遺眾入馬毛山”(馬毛山在固原西南),不久戰死山南。與陳安據隴山西麓立國相對,苻登主要活動在隴山東麓,彼時的前秦成了繼陳安“涼國”之后的又一個隴上國家。

     

    后秦滅苻登后名義上暫時擁有隴右,但盤踞在金城、苑川的乞伏鮮卑始終覬覦東向,407年乞伏乾歸復國后“攻克興略陽、南安、隴西諸郡”,姚興“力未能西討,恐更為邊害”,只得為其遙授加爵。因未能有效掌控隴山諸郡,后秦一朝大部分時間蜷縮于關中,國勢遠不及前秦甚至前趙。中古分裂時期隴山、隴上高峻之地勢外加異族豪酋、地方豪強雜處,使秦州郡縣成了滋生、庇護地方割據勢力的溫床,實乃關隴及東方政權進軍西北的最大障礙。如后趙平上邽后不久,天水休屠王羌即叛之并大敗后趙秦州軍,其時“隴右大擾,氐羌悉叛”,石勒復遣大軍上隴方平定之。有意思的是,與前趙類似,赫連夏末主赫連定在北魏逼迫下也一度逃至上邽,暫獲喘息之后竟滅掉了同時在隴右南安避禍的西秦余部。

     

    不難看出,征服并控制隴上郡縣成了魏晉十六國留給后世的一道難題。北魏入主關隴后,曾在隴山東北設高平鎮,隴山東南設汧城鎮和長蛇鎮,秦州則有上邽鎮,渭河上游又有隴西鎮,其對隴山和隴右的軍事控制可謂嚴密。但有研究指出,北魏一朝所任秦州刺史極少來自本土,這就造成了中央與地方勢力的疏離。北魏末年在六鎮起義影響下,關隴大起義爆發,隴山周邊稱帝稱王者不斷。正光五年(524)四月高平敕勒酋長胡琛自稱“高平王”,以應沃野鎮破六韓拔陵,六月秦州羌人莫折太提殺刺史自稱秦王,太提之子念生即位后“竊號天子,改年曰天建,置立官僚”。關隴起義初期莫折氏軍勢較盛,一度從魏軍手中奪得高平,并下隴攻陷岐州,西北諸州皆應之。胡琛后來又據高平與莫折氏聯合,一時間隴上出現了兩個反魏小國。527年莫折念生被秦州城民所殺,但胡琛部將萬俟丑奴仍控制著隴山,528年萬俟氏在高平稱帝,“時獲西北貢師子,因稱神獸元年,置百官。”530年萬俟氏被氽朱天光、賀拔岳打敗后,略陽白馬龍涸胡王慶云又在隴城之北的水洛城(今甘肅莊浪縣)稱帝“署置百官”。20世紀70年代甘肅張家川出土了《王真保墓志》,其中有“大趙神平二年”年號,極有可能就是勢掩關隴的萬俟氏年號。至此可知,北魏末年與六鎮起義相呼應的關隴大起義基本是圍繞隴山展開,它們將北魏的有生力量不斷吸引至關中、隴右,如賀拔岳、宇文泰等即隨氽朱天光西征入關,可以說間接導致了北魏的東西分裂。

     

    四 結語

     

    隴山之名雖不見于《禹貢》《周禮·職方氏》等早期經典,但論及對中國古代政治、軍事的實際影響,恐怕五岳等名山皆難與隴山相提并論,時至今日“隴”和“隴上”仍是甘肅省的代稱。秦漢以降隴山的軍事意義日益凸顯,東漢時“隴右”概念萌生,“上隴”“下隴”之詞亦多見諸史冊。至漢末魏蜀爭衡之際,天水郡分出南安、廣魏 (略陽)二郡,遂有“隴上郡縣”之說,隴山以西諸郡的區域性逐漸被強調,最終西晉依托天水等郡設置了秦州,隴山的軍事意義實現了“以線帶面”的轉變。然而就在秦州初設之時,中國西北正在經歷新的一輪民族大融合,隴上諸郡成為羌、氐、鮮卑、雜胡藪聚之所,隴右的地方主義愈演愈烈,前、后趙為控御隴右皆曾大規模地外遷隴上豪酋。即便如此,隴山及隴上諸郡仍會滋生出各類小的政治體,也常成為爭衡西北失敗者們的庇護所。如成紀豪酋陳安據隴城自稱涼王,前秦余孽苻登據隴東而稱皇帝,赫連夏、西秦的兩位末主分別退縮到了上邽與南安。北魏末年隴山周邊的羌胡紛紛起兵,莫折念生、萬俟丑奴所建立的隴上政權給北魏的沖擊毫不亞于六鎮起義甚至持續性更強。作為中國古代西北地區的兵家必爭之地,地窮山險、諸族錯雜的隴山及隴上郡縣不斷考驗著一個又一個王朝,北魏未能徹底馴服隴山反被連綿戰事拖至分裂,治理隴山的重任最終又留給了后來的關隴政權。

     

    (牛敬飛. 隴右與隴上:論漢魏南北朝西北戰略中的隴山意象[J]. 蘭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2,50(5):77-83.)

     

    原文載于《蘭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2年第5期,注釋從略

     

     

    凡注明來源邯鄲文化網的文章,屬邯鄲文化網原創

    請尊重作者,轉載注明作者、文章出處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h3115855)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中國政治史上最牛的四個木匠!
    中國政治史上最牛的四
    張佩綸與李鴻章的友誼交往
    張佩綸與李鴻章的友誼
    瑜伽新史:從古印度到現代西方
    瑜伽新史:從古印度到現
    【萬象心融】全國美術作品邀請展——張文成
    【萬象心融】全國美術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国产毛片久久久久久国产毛片_久久人妻一区精品果冻_亚洲欧美卡通另类丝袜美腿_久久精品WWW人人爽人人片
    <li id="wvb7d"><acronym id="wvb7d"></acronym></li>

    <rp id="wvb7d"></rp><rp id="wvb7d"><ruby id="wvb7d"><input id="wvb7d"></input></ruby></rp>
  • <span id="wvb7d"><p id="wvb7d"><tt id="wvb7d"></tt></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