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wvb7d"><acronym id="wvb7d"></acronym></li>

<rp id="wvb7d"></rp><rp id="wvb7d"><ruby id="wvb7d"><input id="wvb7d"></input></ruby></rp>
  • <span id="wvb7d"><p id="wvb7d"><tt id="wvb7d"></tt></p></span>
  •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名人名勝

    曹操:我這一生如履薄冰,經營鄴城十幾年竟被楊堅一把火燒了?

    時間:2024-02-23 11:06:32  來源:國家人文歷史  作者:劉凱  瀏覽: 分享:

    如果曹操和楊堅來一場時空對話,他們會說些什么?

    很有可能是——曹操站在鄴城城樓上,看著雄偉壯麗的鄴城,得意洋洋地說:“哈哈,這鄴城真是美不勝收??!我曹孟德也算是有眼光的人,當年選擇在這里建都,果然是正確的決定。”

    突然,曹操發現城墻上出現了一些裂痕,整個城池開始瞬間變成一片廢墟,他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景象,問道:“這是怎么回事?我的鄴城怎么沒了?”

    此時,楊堅終于登場,出現在曹操面前:“這不是魏王嗎?你的鄴城已經被我毀掉了!”

    曹操難以置信地看著楊堅:“你是誰?為什么要毀了它?”

    “我是在你身后四百年的楊堅,是我終結了四百年亂世,是我統一了天下,你未完成的功業,我完成了!”楊堅繼續道,“鄴城的歷史很輝煌,六代王朝都以它為都城,但是它威脅到了我的統治,所以我必須毀了它!”

    “豈有此理!”曹操怒道,“城市你占據了就是你的,何必呢?你真是心狠腦又殘!”說著,便舉起了手中的兵器……

    “孟德稍等!”楊堅連忙攔下:“先來看看鄴城這四百年都經歷了什么吧!”

    王業本基:漢末曹魏時代鄴城的營建與興盛



    古鄴城遺址位于今河北省臨漳縣境內,西臨磁縣,南接河南安陽。不過,這只是狹義的古鄴城,廣義的古鄴城應地跨臨漳、磁縣和安陽三地。



    鄴城之名始于春秋初期。公元前658年,齊桓公為鞏固齊國霸業(《管子》稱“以衛諸夏之地”),在漳河邊修筑了一座軍用城堡,并為其取名為“鄴”。齊桓公始筑鄴城,鄴城的歷史自此而始。



    進入戰國,鄴城成為魏國的屬地,同時也是魏國阻擊趙國南下的軍事戰略重鎮。魏文侯曾任命西門豹為鄴令,西門豹對鄴治理有方,鄴也由此發展成為魏國的北部重鎮。公元前239年,趙國攻占鄴城,三年后,秦國派大將王翦攻取鄴地,從此歸秦國邯鄲郡統轄。西漢建立后,漢高祖劉邦在此地設置魏郡,郡治在鄴,一直延續到東漢。



    鄴城真正迎來繁盛,并成為國家都城的歷史,要從東漢末年說起。



    東漢中平元年(184年),黃巾起義爆發,東漢朝廷為了鎮壓起義,將監察區轉變為地方一級行政區,于是州、郡、縣三級地方行政制度開始登上歷史舞臺。此舉也間接造成了漢末諸侯割據的局面。



          黃巾起義插圖。來源/《中國古代歷史知識》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 1979年

    當時天下被劃分為十三州,鄴城屬于冀州轄下,而且是冀州的治所。州的長官叫州牧,擁有一州軍政大權,最初領冀州牧的是韓馥,之后袁紹用計奪取冀州,領冀州牧,冀州和鄴城從此也成為袁紹的大本營。

    以鄴城為治所的冀州,在當時的北方有著極高的軍事戰略地位,號稱“帶甲十萬,谷支十年”,被認為是“天下之重資”所在。袁紹得到冀州和鄴城后實力大增,這也是袁紹之后能占據河北、擊敗公孫瓚的重要原因所在,史稱“袁氏得冀州,則瓚不能與之爭”,袁紹也因此具備了“南向以爭天下”的資本。

    與此同時,袁紹開始了對冀州治所鄴城的大力經營:設置官署,營建宮室,鄴城初具規模。至興平二年(195年),袁紹“州城粗定,兵強士附”,奮武將軍沮授提議,“西迎大駕,即宮鄴都,挾天子而令諸侯”,這表明袁紹集團當時已經將鄴城視作未來政權的都城之選。

    建安五年(200年),官渡之戰爆發,曹操擊敗袁紹,隨后袁紹在建安七年(202年)病逝,曹操于建安九年(204年)攻取鄴城,自任丞相兼冀州牧。自此,鄴城的統治權歸屬曹操。

    建安十八年(213年),曹操受封魏公,以鄴城為都,“復古置九州”,將原先并州、幽州和司州的一部分并入冀州,冀州也成為北方各州中地域最廣、戶數最多、經濟最繁榮的州。建安二十一年(216年),曹操受封魏王,鄴城也升級為王都。此時的鄴城已經躍居長安、洛陽之上,成為當時北方最大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而且,曹操本人是鄴城營建的總設計師,《三國志》注引王沈《魏書》記載:

    “(太祖)造作宮室,繕治器械,無不為之法則,皆盡其意。”

    在此期間,鄴城的配套工程也一直在建設中。建安十五年(210年)冬,作銅雀臺(又稱銅爵臺,至建安十七年落成);十八年(213年),作金虎臺,始建宗廟;十九年(214年),建冰井臺;二十二年(217年),作泮宮。其中,銅雀臺、金虎臺、冰井臺合稱為“三臺”,“三臺”是曹魏鄴城的標志性建筑?!段憾假x》記載:

    “三臺列峙以崢嶸,亢陽臺于陰基,擬華山之削成,上累棟而重溜,下冰室而冱冥。”

    總體而言,鄴城的營建主要是以周、漢的都城構筑制度為底本,借鑒秦漢制度發展和創新而成,在中國古代都城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比如,鄴城的宮城在營建設計上深受鄭玄《周禮》的影響,是歷史上第一個按照《周禮》規劃的宮城。再比如,鄴城最早采用了中軸對稱的規劃設計,對后來北魏洛陽城和隋唐長安城的設計營建都產生深遠影響。此外,鄴城最早實行“一宮制”,摒棄了東漢都城洛陽的南、北宮制,并將宮城和一般民居隔絕開來,摒棄了以往都城內宮殿和民居混雜的布局。這些都是鄴城的開創性之舉,深刻影響到了北魏、隋唐以后的都城營建??梢哉f,曹魏鄴城代表了當時中國北方城市建設的最高水準,在古代都城營建史上具有承上啟下的重要意義。




    鄴城平面圖。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重大考古發現》 1949-1999,文物出版社 , 1999年

    曹操非常重視水利建設,出于軍事、政治等方面的需要,曹操先后開鑿了白溝、平虜渠、利漕渠等,打通了鄴城和黃河的水路交通線。鄴城西傍太行山,東鄰河北平原,陸路運輸本就非常發達,水路交通線開通后,鄴城就成為黃淮平原上南北水陸交通的樞紐,這也進一步促進了鄴城商貿的繁榮。

     

    從文化的角度來說,鄴城還是建安文學(中國東漢末期建安年間及其前后撰寫的各種文學作品,風格獨特,在文學史上獲得極高評價)的大本營。在建安九年(204年)之前,建安文學主要以許昌為陣地,但從建安九年(204年)曹操攻取、經營鄴城開始,鄴城進入和平穩定的發展時期,加之曹氏父子本身就是詩文領袖,大批文人開始聚集于鄴城,并展開一系列大規模的文學活動,最終形成了以曹氏父子(“三曹”)為中心的“鄴下文人集團”。鄴城也就逐漸成為建安文學的大本營,值得一提的是,最能代表建安文學的“建安七子”因同居鄴城而得名,其中四人還在死后葬于鄴城,故而“建安七子”也被稱作“鄴中七子”。



    曹操大宴銅雀臺。來源/清刊本《三國志像》

    黃初元年(220年),曹丕代漢稱帝,定都于洛陽。曹魏時期實行五都制,以長安、譙、許昌、鄴、洛陽為五都。雖然都稱為“都”,但這五都的政治意義和政治地位并不等同。對于曹魏五都各自的職能,《水經注》做過簡要概述:

    “魏因漢祚,復都洛陽,以譙為先人本國,許昌為漢之所居,長安為西京之遺跡,鄴為王業之本基,故號五都也。”


     

    整體來說,五都中長安荒廢日久,譙是曹氏故里,許昌是漢室舊都,皆易攻難守。定都洛陽主要是為了彰顯繼承漢祚正統,以便將來攻取吳蜀。鄴城才是曹操統一北方過程中的根基,所以也被后人視作曹魏的“王業之本基”。同時,鄴城也是曹魏王業和宗廟所在,曹操去世后所葬的高陵也在鄴城。終曹魏一代,鄴城的地位未有下降。因此,在曹魏時代,鄴城的政治地位雖不及洛陽,但在曹氏眼中,鄴城所具有的特殊意義是其他四都所不能比的。


    青玉鼻鈕“元城王章”印。此印為明代托名三國時魏國封王璽印之作。印文中的“元城王”本為曹魏政權封王,名曹禮,曹操之子。公元220年,曹丕篡漢建立魏政權,建元黃初。黃初六年(225年),曹禮被改封為元城王。來源/故宮博物院

     

    民族熔爐:十六國時代鄴城的政權迭興

    西晉建立后不久,就發生了“八王之亂”,隨即引發北方少數民族大起義,大批胡族領袖起兵反叛。作為當時的北方重鎮,鄴城幾經戰亂,數易其手并遭到了嚴重破壞。最終,羯族人石勒占領鄴城,并以此為根據地經營河北,鄴城這才逐漸恢復了往昔的繁榮。(關于石勒可以參考國歷君往期推送十六國出身最低的帝王,奴隸開局的石勒憑何一統北方?)

     

    公元319年,石勒正式建國稱帝,定都襄國(今河北邢臺),史稱后趙。雖然石勒建國之初定都襄國,但他卻始終心系鄴城的營建,并有意在將來遷都鄴城。當時的鄴城雖然不是后趙名義上的國都,但政治地位卻很高,因為石勒稱帝建國的法統依據之一就是“魏王在鄴故事”,也就是說石勒是在仿照當年魏王曹操的建國模式,以鄴城地區為政治核心區。石勒這么做主要是為了強化自己的政權合法性,拉近自己與中原王朝的關聯,同時也是為了反擊前趙政權。335年,石虎繼位后終于正式遷都鄴城,襄國則降為陪都。

    石虎在歷史上以統治殘暴而著稱,不僅使得百姓怨聲載道,也引發了石氏集團的內訌殘殺,導致鄴城再次陷入混亂之中。最終,石虎的養孫石閔用血腥鎮壓的方式穩定了鄴城的局面,并于350年改國號為魏。石閔本姓冉,出身漢族,他奪取政權后不久就恢復了自己的本姓,盡滅石氏,改國號為魏,定都鄴城,史稱冉魏。

    冉魏取代后趙,引發了中原動蕩,很多勢力垂涎于鄴城,都想借機奪取。最終,冉閔被鮮卑慕容氏擊敗,歷時兩年的冉魏政權宣告覆滅,鄴城也最終落入鮮卑慕容氏手中。



    銅鎏金木芯馬鐙,是十六國時期中國北部鮮卑慕容氏的遺存。來源/紀錄片《國寶發現》截圖

    不過,公元352年,鮮卑族首領慕容儁稱帝即位時定都于薊(今北京),史稱前燕。357年才遷都鄴城,鄴城從此成為前燕的政治、經濟和軍事中心。

    鮮卑慕容氏漢化程度很深,這是其族群能夠壯大,并進而稱霸中原的重要原因所在。因此,慕容儁在定都鄴城后,一方面對鄴城城池和宮室大加修繕,另一方面則積極學習中原先進漢文化,還在城內設立小學,供貴族子弟一并學習。慕容儁本人重視禮儀,崇尚簡樸,在他的統治下,鄴城一改后趙、冉魏時期的奢靡之風,他還時常親自拜訪城中孤寡老人,賞賜谷物匹帛,鄴城的社會治安和風氣都得到了很大改善。在那個戰亂頻仍的時代,慕容儁統治下的鄴城是難得的一片安寧祥和的樂土。

    北朝鮮卑服武士,從著裝上看,體現了漢族服飾與鮮卑族服飾的融合。來源/中國國家博物館


    遷都鄴城后的前燕政權盛極一時,與關中的前秦政權東西對峙。但是,這一局面沒能維持太久。慕容儁駕崩后,新皇年幼,前燕開始陷入內部紛爭,政治每況愈下。前燕慕容氏的內訌,讓前秦苻堅看到了可乘之機,最終前秦于公元370年攻滅前燕,前燕宣告滅亡,鄴城也就此失去了都城的地位。苻堅在鄴城設冀州治,以王猛都督關東六州諸軍事、冀州牧。此時鄴城雖然不是都城,但作為關東戰略重鎮,仍然能對前秦政權在關東地區確立統治起到重要作用。

    公元384年,也就是前秦在淝水之戰大敗后的第二年,慕容垂(慕容儁的弟弟)在滎陽(今河南滎陽)建立后燕,與前秦正式決裂,隨即發動近四十萬兵力圍攻鄴城,而鄴城的前秦守軍僅三、四萬人,雙方兵力懸殊。然而這場看似沒有懸念的戰爭卻僵持了十個月,由此可見,歷經兩百年經營的鄴城城防是何等之堅固(當時鄴城已由土筑改為磚筑)。最終,鄴城陷入饑荒,駐守鄴城的苻丕率領鄴中男女六萬余口西遷晉陽,留下一座空城給后燕。

    后趙政權以鄴城為都的時間是14年,冉魏都鄴2年,前燕都鄴13年,前后共計29年。在戰亂紛飛的十六國時代,作為關東戰略重鎮的鄴城,不僅見證了北方各政權的更迭變亂,也見證了胡漢各民族之間的爭斗與融合。

    走向鼎盛:東魏北齊二元政治體制下的鄴城

    歷經五胡十六國,鄴城最終歸入北魏。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對鄴城十分重視,甚至有意遷都于此?!段簳?middot;道武帝紀》記載:“帝至鄴,巡登臺榭,遍覽宮城,將有定都之意……” 雖然拓跋燾最終并未定都鄴城,而是定都在了平城(今山西大同),但他對鄴城的這番考察,為后來營建平城起到了重要的借鑒作用,他還把鄴城的很多舊物運至平城,裝飾宮室。北魏非??粗剜挸堑膽鹇詢r值,并在鄴城設置行臺,以鄴城為根據地經營關東地區,這也是北魏在京畿之外設置的第一個行臺。后來還在鄴城置相州,歷任相州長官都是北魏統治集團中的權要人物。此后的北魏孝文帝在遷都洛陽之前,也專門對鄴城做了細致考察。事實上,由于鄴城正好處于平城和洛陽之間,在孝文帝遷都洛陽的過程中,鄴城充當了中轉站的作用。一方面,孝文帝在鄴城與漢族大臣王肅商討遷都和改革大計,另一方面,遷都過程中很多物品的轉運和物資供應都是通過鄴城完成的。




    拓跋鮮卑舊墟石室石刻。攝影/老山貨,來源/圖蟲創意
     

    可以說,終北魏一代,鄴城都是國家統御中原和經營河北的戰略重鎮,并始終保持北方中心城市的地位。


    到北魏末年,六鎮起義爆發,葛榮領導的流民軍活動于河北定州、冀州地區。公元528年,葛榮率義軍圍攻鄴城,號稱百萬,當時已經掌控北魏朝政的爾朱榮率軍迎擊葛榮。最終,爾朱榮在鄴城外大敗葛榮,河北義軍遭到鎮壓,鄴城也從此落入爾朱榮之手。(此段歷史可參考國歷君之前推送《孝文帝沒想到,遷都洛陽這一壯舉,竟然推倒了北魏國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當時六鎮精騎都在晉陽,爾朱榮長期坐鎮于此,同時還要遙控洛陽朝政,故而晉陽與洛陽之間的通道就顯得極其重要,而鄴城恰好就居于晉陽和洛陽之間,所以成功控制鄴城對爾朱榮遙控洛陽朝政提供了很大便利。而且,爾朱榮還把很多心腹親信都安插到河內諸州,其中就包括鄴城,這實際上也是為了進一步強化對洛陽的控制,史稱“榮曾啟北人為河內諸州,欲為掎角勢”。爾朱榮對洛陽朝政的長期掌控引起了北魏孝莊帝元子攸的不滿和抗拒,也激化了二者之間的矛盾,最終不堪壓迫的元子攸聯合幾名近臣,在大殿之上將爾朱榮誅殺。


    爾朱榮一死,北魏朝堂便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局面也再次混亂起來。公元531年六月,高歡起兵討伐爾朱氏,經過數月圍攻,于次年正月成功奪取鄴城,河北一帶聞風歸附。當時掌控北魏朝政的是爾朱榮的堂侄爾朱兆,此人雖然繼承了伯父爾朱榮的衣缽,可卻沒有其伯父的軍事才能和威望,在與高歡的戰爭中,連連潰敗,最終兵敗自殺。就這樣,北魏的朝政落入高歡手中。入主洛陽之后,高歡從民間農舍迎立元修為帝,也即北魏孝武帝。然而元修并不甘心做傀儡皇帝,最終率眾西逃,投奔了關中的宇文泰。同年,高歡另立元善見為帝,遷都鄴城,史稱東魏。之后,宇文泰方殺孝武帝元修,另立元寶炬為帝,定都長安,史稱西魏。自此,北魏滅亡,歷史進入了東西魏對峙的時代。



    李秳造銅鎏金釋迦多寶佛像,北魏太和十年(486年),高15厘米,寬7.2厘米。 來源/故宮博物院

    這里有個問題非常值得思考,孝武帝元修西奔長安后,高歡為何要舍棄洛陽,遷都鄴城呢?

    這是基于軍事和戰略考量做出的決定:整體而言,鄴城要比洛陽更為安全。在孝武帝西奔前,高歡因想防備南梁入侵而有過遷都鄴城之議,只不過沒有被采納。而在宇文泰建立西魏后,洛陽不僅要面臨南梁的威脅,還要面對西魏的入侵,成了“后三國”時代各國攻伐的戰略重點。反觀處在河北大族的勢力范圍中的鄴城,有了河北大族的鼎力支持,自然要比洛陽更為安全。而高歡遷都鄴城也直接促成了東魏北齊時代特有的二元政治體制。當時,東魏建都于鄴城,是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朝廷官僚系統所在地;與此同時,高歡又以晉陽為陪都,設置大丞相府,僑置六州的北鎮勁旅,是高歡及其丞相府僚屬的常駐地,是東魏的軍事決策核心。這就是東魏北齊時代的二元政治體制。歷史上,二京制、多京制是比較常見的設置,但東魏的二元政治體制很特別:晉陽名為陪都,實際歷史作用要在首都鄴城之上;而鄴城名為首都,實與陪都無異,是以晉陽為核,鄴城為輔。

    但在高歡去世后,其子高澄有條不紊地完成了最高權力的平穩過渡。之后高澄遇刺,高洋篡魏建齊,史稱北齊。無論高澄還是高洋實際都是由鄴城發跡的,其執政班底多是鄴城方面門第不高的漢人士族,且在晉陽軍方無人脈根基,因此對晉陽方面的掌控力也并不強。這就導致在高歡去世后,鄴城地位上升,形成了鄴城、晉陽雙核心的政治結構。

    鄴城也在這一時代迎來了它的鼎盛期,其規模相比前代有了極大擴展:從高歡時代開始,歷代統治者都對鄴南城進行了大規模的營建,(前代所建主要集中在鄴北城)據考古實測,鄴南城鄴南城的規模已經遠遠超越了前代所建的鄴北城。在文化氛圍上,東魏北齊時代的鄴城相比曹魏時代有了很大不同。一方面,東魏北齊時代的鄴城佛教興盛,城內寺廟林立,佛窟造像不計其數,儼然成為北方佛教文化的中心。另一方面,東魏北齊時代的鄴城有著濃厚的異域文化風情,許多北方和西域胡人聚居于此,商貿往來頻繁;同時,在粟特文化的影響下,鄴城十分崇尚奢華。這些文化特色其實也都是后來的隋唐文化所具有的,可以說,東魏北齊時代鄴城的繁華預示了隋唐盛世的到來。

    鄴都凋零:楊堅毀棄鄴城

    577年,北周武帝入主鄴城,北齊正式宣告滅亡,鄴城作為都城的歷史也就此畫上句號。北周武帝崇尚簡樸,而鄴城以奢侈華麗著稱;北周武帝力主廢佛,鄴城也以佛教盛行而著稱,于是,繁華一時的鄴城遭到了大規模的破壞,許多宮殿園林和佛寺造像都被毀棄……而鄴城被毀壞的命運沒有就此結束,580年五月,北周宣帝宇文赟駕崩,楊堅矯詔自任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事,專掌朝政。六月,相州總管尉遲迥起兵反叛(此時鄴城是相州的州治),楊堅隨即派出大將韋孝寬前往平叛,并最終在鄴城之戰中擊敗尉遲迥率領的關東叛軍。平定叛亂后,作為主帥的韋孝寬隨即對已經投降的尉遲迥的手下士兵展開屠殺。之后又在楊堅的授意下徹底摧毀了鄴城,并把鄴城百姓強制南遷到安陽,安陽成為新的相州治所。



    鄴城朱明門遺址。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重大考古發現》 1949-1999,文物出版社 , 1999年

    自此,歷經四百年輝煌的六朝古都鄴城徹底化為一片焦土,成為一片鮮為人知的廢墟。


    直到現代開展對鄴城遺址的考古發掘,并在鄴城遺址北側建立鄴城博物館,這座古都才再一次回到人們的視野,以窺探其昔日的繁華景象。



    鄴城博物館。攝影/炫點2012,來源/圖蟲創意

    參考文獻

    劉志玲:《縱論魏晉北朝鄴城的中心地位》,《邯鄲學院學報》,2004年第4期。

    邱海文:《曹魏鄴都宮城營建理念新探》,《城市規劃》,2021年第11期。

    田冰:《論古代鄴城的興廢與生態環境的變遷》,《黃河科技大學學報》,2016年第6期。

    牛潤珍:《古都鄴城研究:中世紀東亞都城制度探源》,北京:中華書局,2015年。
    朱玲玲:《曹魏鄴城及其歷史地位》,收錄于中國古都學會編《中國古都研究》(第五、六合輯),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93年。
    王怡辰:《東魏北齊的統治集團》,臺北:文津出版社,2006年。
    張耐冬:《東魏北齊皇權政治研究》,北京師范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6年。
    黃永年:《六至九世紀中國政治史》,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4年。

    *本文系“國家人文歷史”獨家稿件,歡迎讀者轉發朋友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麥田守望--丁融繪畫作品展,一場關于麥子的視覺盛宴
    麥田守望--丁融繪畫作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縣的最后一個抗戰老兵也走了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底線”,而不是“高度”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
    閱古 | “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你可能理解錯了
    閱古 | “哀莫大于心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国产毛片久久久久久国产毛片_久久人妻一区精品果冻_亚洲欧美卡通另类丝袜美腿_久久精品WWW人人爽人人片
    <li id="wvb7d"><acronym id="wvb7d"></acronym></li>

    <rp id="wvb7d"></rp><rp id="wvb7d"><ruby id="wvb7d"><input id="wvb7d"></input></ruby></rp>
  • <span id="wvb7d"><p id="wvb7d"><tt id="wvb7d"></tt></p></span>